金融支持實體要發揮市場機製作用
   ——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長張承惠
   行穩致遠:DRC解讀李克強遼寧講話-金融篇
  “讓金融成為一池活水,更好地澆灌小微企業、‘三農’等實體經濟之樹。”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4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道出金融改革和發展的本質要求。3月底他在遼寧主持召開部分省市經濟形勢座談會時,再次重申“加大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
  國務院2013年7月就發佈了《金融支持實體經濟指導意見》,而溫州等地金融改革也以小微企業為突破口,但收效甚微。甚至由於風險管理漏洞、諸多人為因素,商業銀行在長三角、珠三角地區的不良貸款餘額和不良率均上升。銀監會通過行政命令發文要求“探索理財業務服務實體經濟的新模式”。
  然而,在金融體制改革未完成,多層次資本市場未健全的前提下,行政命令真正能起到多大效果呢為了尋找金融改革的關鍵節點,尋找中小微企業募集資金的有效方式,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近日專訪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長張承惠。
  城鎮化和併購重組成金融機構新增長點
  中國經濟時報:當前中國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而金融與實體經濟相輔相成。為了讓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如何確保資金能夠註入實體經濟中,而不是在諸多泡沫和投機中空轉未來有何投資機會
  張承惠:要確保資金註入實體經濟,實際上不僅是政策問題,更是金融體制改革問題。目前來看,企業貸款難和銀行難貸款同時存在。由於經營環境惡化和成本的上升,投資收益在下降,企業家投資動力不足。另一方面,金融機構找不到好項默也面臨難貸款的困難。未來金融機構應根據政策導向去尋找一些新的增長點,我認為城鎮化和併購重組兩個主題可以作為推動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的切入點。
  首先,金融機構可以在城鎮化建設中提供資金支持。現在金融監管部門對地方融資平臺的風險非常謹慎,嚴格控制新增貸款,而地方政府在尋找新的突圍方式。如果有好項默那麼政府出一部分資金,再引導一些民間資本進來就可以推動項目建設。重點在如何設計項目的運作模式,金融機構可以抓住這樣的機會。
  其次,經濟在下行過程中面臨結構調整,未來將出現併購重組的高潮。在這個過程中,金融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併購重組短期內需要大筆資金來保證收購的完成,現在的金融機構做收購性資金融通還有些限制。需要在併購重組的過程中進行政策創新,使併購重組需要的資金能夠便利獲得,確保經濟轉型順利推進。
  還需要進行金融創新,比如資產證券化,來幫助解決企業間的三角債問題。目前企業之間的相互拖欠數額相當大,上游企業欠下游企業,大企業欠中小企業,有點像上世紀90年代一樣,企業被債務鏈條鎖住。如果能把債務鏈條解開,企業就能夠減輕負憚輕裝上陣。通過梳理債務關係、促使債權流轉,可以凈化企業的資產負債表,銀行的資金就可以進去。另一方面,銀行自身也需要加快推進存量貸款證券化。通過各種措施,盤活存量資產,使銀行資金得到更有效率的運用。
  市場主體在競爭中提高效率和競爭力
  中國經濟時報:中央一直在強調深化金融體制改革,通過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等措施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你認為金融改革最關鍵的節點在哪裡
  張承惠:金融改革最關鍵的節點是擺正政府和市場的位置,讓市場機制更好地發揮作用,政府更有效地管理市場。有些不當的政府管制,包括市場準入的管制、金融產品價格的管制、金融機構分支機構設置的管制,金融機構交易行為的管制等應該逐步放開。在過去很長時間里,政府與市場的邊界不明晰。政府干預導致市場扭曲、風險加大,再用行政手段去治理風險,結果使市場機制更加扭曲,政府與市場的邊界更加不清∩以說,政府職能不清、角色定位不准是當前中國金融體系大多數問題和風險的根源,也是妨礙金融市場機制發揮作用的最大障礙。
  要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就要重塑國家在金融領域的角色,重新界定政府和市場的職能劃分。那麼政府應該管什麼關鍵是行使好三個核心職能:所有者職能、金融行業促進者職能和金融市場監督職能。總的方向,是要正確行使國家所有者職能,弱化行業管理職能,減少乃至退出直接配置資源的做法,強化市場監督功能。為此,首先要制定和明確金融改革和金融發展的戰略方向。其次要確保國有金融機構強化公司治理,建立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再次要實現公平公正、透明的市場監督,防止濫用市場權力和侵占弱者利益。再其次要在市場機制不能有效發揮作用的領域,為全民的福祉提供必要的金融服務。最後要努力提供良好的金融基礎設施。
  對於多層次資本市場,關鍵是要保護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使資本市場真正成為一個符合“三公”要求的市場,成為能夠長期保持投資者信心而不是只能搞短期炒作的市場。為此,要強化企業上市以及持續掛牌過程中的監管,加大對違法違規行為的處置力度,切實維護市場秩序。從國際經驗看,無論對掛牌公司還是券商而言,程式化的退市制度都是最有效的約束。因此,除了要繼續改革上市制度以外,還要強化退市制度的建設和實施。目前無論是主板、中小板、“新三板”還是地方性股權交易所,退市制度均不健全,真正退市的公司極少,需要下決心、下力氣去做。
  特別要大力發展場外市場。因為場外市場才是支持中小企業直接融資的主要平臺。目前滬深兩市上市公司只有2300多家,而區域性場外股權市場、新三板掛牌的公司已經超過7000家,場外市場比主板市場的作用一點也不小。
  解決中小企業和創業、創新的融資是特別困難的事,和制度、政策都有關係。銀監會2008年就出台政策,要求對中小微企業和農業“兩個不低於”(貸款餘額不能低於上年,增長幅度不能低於平均貸款增長幅度)。但現在來看用行政力量來勒令銀行加大對中小微企業的貸款效果有限,需要更加有效的激勵機制。
  財政政策和融資擔保共同發力
  中國經濟時報:行政的力量很難推動銀行向中小微企業貸款,但中小微企業又是中國經濟的微循環和動力所在。你認為如何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和就業創業,讓金融更好地為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改善服務
  張承惠:措施主要是:首先,放鬆市場準入,讓民營資本更多進入金融領域,設立一些區域性、中小型的商業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融資服務。其次,為促進大銀行改進中小企業服務而改進機制,如通過財政政策,提供政策性擔爆賦予大銀行更大的自由度,鼓勵其構造一套從貸款的估值定價到風險管理、有別於大企業信貸管理的獨特機制,創造為中小微企業融資的企業文化。關鍵還是銀行高管層的理念是什麼,是否真正想做中小微企業的融資服務。對做得好的銀行,要有激勵措施。再次,中小微企業的統計體系要改進,特別是支農這一塊。現在各個銀行中小微企業的標準都不統一,標準不統一怎麼衡良喙芑乖趺純己擻行┍曜家薅拍蘢既泛飭科浞瘛T倨浯危峁┓縵輾值;啤1熱縟玖齦九鴕檔牟普ⅲ鎦刑逑到檔頭縵眨材馨鎦行∥⑵笠到檔統殺盡�
  最後要建立大銀行與中小型微金融機構和類金融機構的資金批發——零售機制。現在做得好的只有國開行,還有一兩家股份制商業銀行也在做。大中型銀行不用去做中小微企業的徵信調查、貸後管理,只要把資金批發給願意做這些事的金融機構就行。願意接受批發的,比如村鎮銀行、小貸公司,這些機構是缺錢的。但目前這種批發——零售機制還沒有進入規範化,也缺少長效和機制。監管部門對於銀行給小貸公司等機構的貸款有嚴格的限制。從風險控制的角度看這種做法無可厚非,但是不宜一刀切,要給商業銀行自由選擇的空間。
  從直接融資的角度看,還是需要更多的風險投資、私募股權投資來支持創新和創業。因為在創業階段,風險很大,企業沒有抵押品、沒有信譽、甚至沒有現金流。如果銀行拿很多錢去支持就業和創業,那是拿儲戶的資金去冒風險,是對廣大儲戶的不負責任。這就需要改善投資環境和財政政策,為PE/VC提供更好的商業環境。從硅谷等地的經驗看,銀行與PE/VC也有一定的合作空間,可以通過雙方的合作,降低銀行風險,併為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創新創業型企業提供後續資金〃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劉慧)  (原標題:行穩致遠:解讀李克強遼寧講話之金融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d11cdiudb 的頭像
cd11cdiudb

免費色情貼片

cd11cdiud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